Edda Mut

一崎大和的美(暗)妙(黑)寺(本)庙(丸)清修生活 第九章


(1)
大和守安定,是一把害羞的刀。
大和醒来前,他便变回本体,静置在房间的刀架上,偷偷的观察大和。
希望能够更多的了解这个温柔的人。
却不敢让她发现,担心自己的目光会令她感到困扰。
如果她感到困扰,是不是就对自己……
多年的痛苦,以及对主人疼爱的渴望,让他极度害怕失去宠爱。
即使是在刚被刀匠锻造出的时候。
虽然没有像好友清光那样因折断而被放弃,这把曾因难上手而被闲置的利刃,在经历了好友折断被弃,唯一能好好使用自己的天才少年病死,这两件悲剧事情后,心灵变得格外不安,也对有没有人抚摸、疼爱自己这件事,有着深埋心底的执着。

主上。
大和守安定看着大和。
却不期然,本体被大和拔了出来。
因为没有人在,大和想偷偷看看这把刀剑。
不同于博物馆里华丽的刀,大和守安定的本体,就连刀剑上的寒光,都展现着一种朴素又可爱的美。

大和轻轻挥动两下,寒光闪烁后,手上却有一种别扭的感觉。
如果大和是用刀之人,她一定会知道,这就是所谓的不易上手。
武士若遇上这种刀,纵然刀身锋利,也不会很想买。
只因为从不是刀决定人,而是人选择刀。
大和却没有嫌弃这把刀,大概因为她只是想挥动它而已。
大和拿刀的手再次运动,美丽的寒光像银河一般在屋中流淌。
一下,两下。
七下,十下。
终于,大和守安定被无比灵活的挥动,力道,速度,方向,这些看似简单,实则十分困难的组合,竟然轻易的就被大和纤细的手腕发挥出来。
大和守安定,这把出了名的难上手刀剑,在这个没有修习过剑道的女孩子手里,竟然如此轻易的就上手了。

“啊拉……”大和忽然停下手。
手中的刀剑,发出了一声轻柔的嗡鸣。
嗡鸣过后却又害羞似的停止了。
像是大和守安定的一般,乖巧而可爱。

“这……这是?”大和惊奇了,这把刀,也是付丧神吗?

(2)

药研端来早饭的时候,大和用梳子轻柔的梳着安定的长发。
她已拜安定为师。
而安定的要求只有一个:使用他。
使用他,温柔的对待他,不要抛弃他。

所以,看到端着盘子的药研后,两人心照不宣的对视,笑了一下。好像已经达成了某些秘密一样。
大和守安定仍旧乖巧,只是这乖巧之中,又隐隐露出生动和洒脱。

药研的心,疼了一下,手,忽然就抖了。
但他控制住自己。将餐盘稳稳的放在了桌上。
上面的茶碗蒸,保持着美丽的式样。
看得出来做菜人的心意。

看着大和一口一口开心的的吃下去,是药研的幸福。

但大和却看了看安定,等他吃下去后,自己才笑了笑,开始动嘴。
见此情景,药研默不作声,只是静静地吃完饭,便抬头对大和说,“您下午还有一场修行。”
“和安定一起可以吗?”大和说。
她想多和安定呆在一起,在清修的同时也多学习一些剑道知识。
“很抱歉。”药研说着,像大和低了下头,又淡淡的的看了安定一眼。

被看了眼的安定笑了笑,他也明白,这件事,绝无可能。

药研领着大和出了障子。
在互相告别之后,药研亲手推合障子。
大和的身影,就那样被隔绝。
安定呆呆的看了眼障子,转身趴在两个人曾经深深缠绵的被褥上,感受着那充满情欲的味道。
他和她在一起的时候,多么希望自己可以独占这份宠爱。
但讽刺的是,两人的枕头里,就放着一个传输灵力的无声风铃。
传输灵力,给那些伤的重,幻术也不能遮拦的同伴们。

审神者是大家的。
安定的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。
“大和,”他哭着重复这个名字。
付丧神与审神者即使是君臣关系,但因他被拜为老师,所以可以直呼名姓。
但即使拥有直呼主上名姓的特权,却依然无法挽留住主上。
当年和冲田君,也是这样,即使侥幸成为了那把不被折断的刀,直到最后依旧是不得已的分别。
直到最后,连黑猫都无法帮冲田君斩断。
不!
还有机会!
安定抬起头。
眼中洋溢着早已离去的希望与冲动。
至少现在的我,有能做的事!

(3)

药研带着大和。
不一会儿便领到了一个荒凉的庭院。
虽说荒凉,庭院格局却看起来很棒,隐约可以看得出设计者高雅的情趣。

“住在这里的付丧神,三日月,”药研说,“前些日子不慎扭了脚,但他是个很有才能的付丧神,就算这样伤了,也可以帮助您进行清修。

见到三日月后。
他的容貌让大和深深折服。
尽管见过宗三大师和那么多付丧神,甚至这之中最为美丽的药研,也没有哪一个的美,能比过三日月的。
而三日月也饶有兴味的看着大和。
纵然是平安时代诞生,至今见过许多美人的他,也不得不赞叹大和的姿容绰约。
而且,三日月的眼神暗了下,本想对她的真名下咒,直接得到更多的灵力愈合伤口,却不想她的灵力已经强大到咒术都无法侵染。
只有以交.合为引,渡出体内的神气给她,她的身体才会自动付出灵力,付丧神们的身体才有希望康复。

思及此,三日月颦颦看了大和一眼。
那双浮现新月的双眸,展现出了勾魂夺魄的绚烂。
恰恰是天下五剑的极致美丽。

美丽虽不能带给三日月好运,却总是让人留恋的,大和看了一眼,便不禁呆了。
三日月则是笑了笑。这种表情,他并不缺见。而他如今只在乎,大和会不会好好对待这些付丧神。
他双目,大和的眼睛一一相对。那新月的纹样太过美丽,令大和不忍移开。
见此,三日月便稍微斜过头,眼睛却依旧看着大和,如泛秋波。
大和马上意识到了什么,她的脸一下子红的厉害,心也扑通扑通的跳。
然而一阵扑通扑通的心跳后,大和又恢复了平静。

药研此时,正在房内,他看着大和的表情,内心复杂。
一方面,他希望大和不独宠任何一把刀。
另一方面,却为别的刀得到大和的宠爱这件事而心痛。

然而,为了本丸现有的秩序,为了保护一同来到这个时代,却蒙受不公的凌.虐的同伴,为了维持这个世界的历史!

药研痛苦的闭上了眼睛。
但随即,大和被玉胡瓜侵.犯至高.潮的场景,浮现到他的眼前。

大将,说是清修,您一定不知道,这种事的真正用意在哪里吧?
这样子对待您,已经有多少天了呢?
如此恶劣的欺骗。
您本来不该,本来不该…

深深的愧疚与痛苦,埋没了药研。

对不起,大将。
对不起。

评论(17)

热度(57)